十年后,他下海经商,一句嗔怪道出了事实:“1+1就等于2,你们非兜圈子,我这个性格不适合。”

“他可能不是一个卓越的、雄心野心的互联网企业家,但直到今天,他仍然是中国图书业界最大的‘大佬’,他一直在呵护自己的那份图书情结。”